树立科学理想,培养学术道德(一)

 ●张希

 

(转自《新清华》)

 

主讲人名片   

  张希 高分子化学家。现为清华大学理学院院长、化学系主任、“清华学堂人才培养计划”化学班首席教授。曾获教育部“长江学者奖励计划”特聘教授、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、中国青年科学奖等荣誉,2007年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,2008年入选英国皇家化学会会士,2010年当选中国化学会副理事长。

 

 

  年轻人往往精力充沛,充满创造力,没有束缚,敢于质疑,愿意冒险,这使得他们即使在很年轻的时候也有可能做出里程碑式的工作。我希望你们将来也能成为这样的人,在科学史上作为来自清华园的“英雄人物”被记上一笔。

 

——张希

 

 

  欢迎各位新同学!我想把今天的讲座分成两个部分:第一部分希望能帮助你们顺利完成从本科生向研究生的转变,在清华园留下自己创造知识的足迹;第二部分则想与你们分享我对遵守学术规范的理解,希望大家都能成为严谨笃行的清华人。

 

青年是在科学上有所创造的黄金年龄

 

  今年613日,英国剑桥大学副校长杰洛米·桑德斯曾经到我们清华来访问。作为化学领域的专家,他也为化学系师生作了学术报告并与大家进行交流。交流中我问桑德斯:你认为剑桥大学成功的秘密是什么?他说剑桥大学成功的秘密在于博士后。为什么这么说呢?桑德斯随后以剑桥大学化学系为例,为我作了一些解释。剑桥化学系有200余名博士后,他们来自世界各地,都是训练有素的。我想你们知道,到了博士后这个阶段,没有毕业和获取学位所必需达到的一些硬性要求,这便使得青年学者在探索科学前沿的道路上几乎没有什么束缚,他们可以大胆地进行创新。据说,剑桥大学化学系的很多高度创新的工作是由博士后完成的。

  我们清华大学成功的秘密又是什么呢?我相信不同的人心中会有不同的答案。一般说来,我们讲大学的成功需要靠一流的教师、一流的学生和一流的管理,分别探究这三方面的成功秘诀,需要提出三个问题,作出三方面的回答。不过我想说,清华大学成功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,就是我们学校的研究生,包括今天在座的各位。为什么这么说呢?因为以我自己所知道的化学系的情况来看,有相当比例的创新工作是由研究生做出的,我想其他院系大概也是类似的情况。也就是说,研究生以及在座各位即将成为研究生的青年学子,你们是学校科研的主力军,所以我们不管如何重视在座的各位,应该都是不为过的。

  在座的各位研究生同学,你们大多都是20多岁的年轻人,在这样的年龄选择进入清华这样的高等学府攻读硕士、博士学位,意味着同学们不甘心平凡,要追求卓越。这个年龄,不仅是学习知识的好年华,更是在科学研究上有所发现、有所发明、有所创造的黄金年龄。我们只要略微回顾一下科学史就会知道,历史上很多大科学家都是在很年轻的时候就取得了伟大的成就。就以当代而论,著名的美国生物学家詹姆斯·沃森曾经凭借发现DNA双螺旋结构的杰出贡献,与克里克和威尔金斯共同分享了1962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。而这位“DNA之父”在剑桥大学发现双螺旋结构时,才仅仅25岁。我们在科学研究的各个领域还可以举出很多类似的事例。事实上,年轻人往往精力充沛,充满创造力,没有束缚,敢于质疑,愿意冒险,这使得他们即使在很年轻的时候也有可能做出里程碑式的工作。我希望你们将来也能成为这样的人,在科学史上作为来自清华园的“英雄人物”被记上一笔。

 

要“站着读书”,而不是“躺着读书”

 

  研究生阶段的学习跟本科生学习有什么不同?本科生阶段是通识教育为主,兼顾个性化培养。大家到了研究生阶段,学习的重点不再是知识,而是创造知识的方法,并开始真正地创造知识。学校通常会在研究生阶段的前两个学期安排适当的课程,尽管我们一直在积极改进研究生教学的质量,但我们必须看到,课堂教学从根本上说不可能完全满足每一名研究生的需求。自我学习、主动学习,这是研究生阶段学习的主要特征。这就是说,大家应该充分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,好好珍惜这几年在清华园潜心学习研究的机会。

  我特别鼓励大家都来读一些经典著作。因为通过阅读经典著作,大家不仅能学到知识,而且有同“大师”交流的感觉。我还鼓励大家要读一些重要论文和经典文献,因为这可以还原先贤的创新过程,从中获得更多启发。

  读书有不同的方式。在我的研究组,经常每个学期都会选择经典专著,每位研究生读一章,然后在组会上分享自己的读书心得。因为只有真正读懂了,才能清楚地讲出自己的体会,所以这样的读书效果也非常好。

  当然,不管读书还是读文献,都要具备批判性思维。西南联大毕业的老学长、著名化学家唐敖庆先生曾说过这样一段话:“读书有两种态度。一种人是躺在书上读书,作者怎么说,他就怎么听,完全听凭作者牵着鼻子走;另一种人是站在书上读,经常同作者进行争论,作者讲得对就听,讲得不够清楚就想办法替作者讲清楚。前一种人即使读一辈子书,充其量也不过是个书呆子,不会有大作为,另一种人不仅吸取了前人的成果,还会看到未被开垦的荒原,从而去开拓,去耕耘。”所以要“站着读书”,而不是“躺着读书”。我曾经在吉林大学求学、任教,唐先生教过我们“高分子标度理论”,所用的参考书就是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德然纳(P.G. De Gennes)撰写的专著。记得有次我问他,读德然纳写的这本专著用了多长时间,他说读了一年半。我就问,以唐先生的数理功底,这本书不太厚,怎么要读一年半?唐先生回答说,读书时,碰到数学问题就去学数学方面的相应内容,碰到物理问题就去研究相应的物理内容,从头推演了一遍。通过这种反复研读的过程,就可以清楚德然纳理论哪些地方做了简化和近似,什么条件下适用,而有些地方还不完美,需要改进。我希望大家都能以唐敖庆先生为榜样,学习他的研学精神。(未完待续。本文根据张希院士201493日为清华2014级研究生新生所作的“开学第一课”速记稿整理。供稿/严工)

 

相关链接:

树立科学理想,培养学术道德(二)

 

树立科学理想,培养学术道德(三)

 

树立科学理想,培养学术道德(四)